一个土一个于怎么读音

正 圩顶 头顶凹陷。圩:wéi,圩子。2.xū,同‘墟’,湘、赣、闽、粤等地区称集市,如:赶圩、圩日。3.yú,低洼处,如:圩顶。江淮低洼地区周围防水的堤,如:圩垸、圩子(吴语读此音)、筑圩。《康熙字典》“六画‘土’” 字偏旁载:“圩邪(低洼的地方);圩顶(头顶凹陷,指人的头部中央)”。《辞海》《辞源》均明载,“圩顶”的“圩”音“yú”。

误 圩顶 圩:误读为xū。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仅2音,把“圩顶”的“圩”归入“wéi”读,是不对的,应以吴语之yú为准。因为“圩”在这里是“低凹”义。另外,有人把“圩顶”误写成“峪顶”。峪:yù,意思是山谷,即山里的低洼处,如:峪口、位于甘肃省的嘉峪关,位于北京市的慕田峪、主要位于陕西省之秦岭的72峪等。

辨例:①读“yù”如是说:

1)2013年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第12(附加赛下半)场,现场选手听写错成了“峪顶”。在此场大赛时,主持人郎永淳将“圩顶”一词念 “yù(于)顶”,裁判官钱文忠纠正说是念“wéi(维)顶”。其实,郎永淳的读音是对的。

(2)百度作业帮(2014年10月24日)传文《南京市建邺区北圩镇的“圩”之读法》,豆娃菜《2012年2月13 日》也传文《南京市建邺区北圩路的“圩”字读音》,写道:“‘圩’在南京市溧水县和凤乡金坑圩镇就把“圩”读“yú”。

(3)江凌 李辉在《中国民族》(2013年12期)载文《易学视野下的呈现——少数民族文化的另类解读之十二》,称:“”在众多的‘异表’神话中,最有代表性的是:黄帝四面、舜目重瞳、孔子圩顶。对这3种解读,至今也没有统一……孔子圩顶的圩’,音为‘yú’。”

人人网、搜狗问问等新型媒体传文《咬文嚼字:高淳方言“圩”读“yu”略考》,写道:“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县地势东高西低,当地方言通常称东部为‘山乡’,西部为‘圩乡’,两部过渡地带则谓之‘半山半圩’,此‘圩’读‘yū’。广东惠州市惠阳新圩塘,把‘圩’读‘yú’。江苏省苏北的徐州市与蚌埠市一带及常州人也读‘yú’。另外,陕西关中保存了很多古音。渭河,有些当地人说是‘于’河。苇子,即芦苇,陕西关中人也叫‘于子’。这说明此二字有两读,可能是因古今音不同。所以,‘圩’字读‘围’不错;有人读成‘玉’,可能也是正确的。”

②读“xū”如是说。(1)(百度贴吧(2013年2月23日)有帖《南宁吴圩机场的“圩”念什么》,称:“央广12个频率出现的部分读音问题’,指出:‘南宁吴圩(wéi)机场不应读为吴圩(xū)机场。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农广播中心官方微博也称:‘中国乡村之声’指出:‘南宁吴圩wéi机场,不要读为吴圩(xū)机场’。消息一出,立即引来广西众多网友的热烈讨论,称念了多年的吴圩(xū)机场,突然变成了吴圩(wéi)机场。按照当地人的习惯念法,‘圩’应该念‘xū’。还有。湘、赣、闽、粤、桂等地区把‘圩’读‘xū’,如:赶圩(赶集)、圩埠(市集码头)、圩日(集市开市的日子(也叫‘圩期’)等。再如:广东省的湛江市、兴宁市、五华县、化州市、揭阳市,均把地名的‘圩’读‘xū’。广西的上林县、贵港市、富川县和灵川县与湖南江永县,也读‘xū’。”

③读“wei”的地方。(1)山东省济宁市泗水县张家圩读“wei”。(2)安徽省天长市大圹圩农场的“圩”读“wei”。

④“圩”字读音之我见。

(1)《现代汉语词典》所说不全面,忽略了“圩”字的另一读音“yú”。上述《字汇》《康熙字典》及今天的主要辞书《辞海》《辞源》的观点是正确的,“圩顶”的“圩”为“凹”“低洼”义,应读“yú”。最直接的例证是《史记•孔子世家》说得明确:“孔子生而圩顶,故名丘。”

(2)至于地名中的“圩”应以当地的方言为准。湘、赣、闽、粤、桂等地区把“圩”读“xū”,江苏南京、常州以及苏北淮海等地读“yú”(有人说南京地区有的读wei),均理应支持。这里说明的是,凡是读“yú”的地区,其先祖多为中原移民,因为古代的河南、陕西等地说的是中原古语,而“圩”读“yú”在先,读wei和wei是后有的。这还从古典辞书和客户客家话里得以印证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5 分享